我國專利產業化主要問題及解決思路

發布時間:2016-04-15 閱讀32評論???分類??推薦閱讀


1. 高校和科研機構專利產業化能力有待加強。


我國高校和科研機構專利產業化能力仍然薄弱。我國專利等知識產權產業化有較大幅度提高,國家科技計劃實現新增產值不斷增長,產業化凈利潤和出口額都有一定幅度的提高,中國科學院等國立科研機構專利轉移轉化數量也有較快增長,產業化合同金額大幅提高。但是,絕大部分高校和科研單位專利轉移轉化能力較為薄弱,對專利產業化工作未得到有效重視,多數專利未能效轉化。例如,2009年中國科學院專利產業化工作雖取得顯著進展,但專利產業化集中程度不斷加劇,前5名院屬單位簽訂合同總金額占全院的79.39%,較去年增加近3.5個百分點;前10名院屬單位簽訂合同總金額占全院的91.85%,較2008年增加近2.7個百分點。

絕大部分研究所專利產業化水平較低,近90%左右的院屬單位轉化不足全院10%。因此,還需進一步強化專利產業化能力,加強對專利等知識產權轉移轉化工作的引導和科學管理,使專利等科研成果轉化為更多的社會經濟效益。
 

2.促進專利產業化的體制機制還沒有建立起來化。


目前,我國科研工作計劃色彩還很濃厚,科技、教育和經濟的三張皮問題依然很嚴重,總體上還停留在“新技術研究開發→形成產品→小試→中試→工程化→推向市場”等簡單過程,許多科技項目雖然號稱面向科技前沿和國家戰略需求,實際上主要是跟蹤研究,面向科學前沿的基礎研究和面向企業實際需求的應用研究不足。

作為政府部門研發經費投入主體,政府部門每年發布范圍很寬的投入目錄,只關注經費投向和分配,以完成計劃目標和通過驗收為準,沒有面向實際應用,導致必須增加專利等成果轉移轉化和產業化過程。由于落后的科技計劃立項機制、科技成果評價制度、職稱評審制度,大多數高校、科研機構等專利發明人實際上主要關注專利的附加效應如名譽效應、職稱效應、獎勵效應、資助效應、考核效應等,而專利本身應具有的通過實施利用促進社會財富增長的效應卻嚴重不足。所以,雖然我國國內專利申請量和授權量近年來大幅增長,但專利產業化的真正經濟效益卻并不高。

3.專利產業化組織體系建設嚴重滯后。


我國專利產業化中介平臺服務能力較低,機構發展混亂,缺乏如牛津大學、弗朗霍夫協會技術轉移辦公室和全資公司以及OCEAN TOMO Intellectual Venture等高水平、國際化知識產權中介機構。技術轉移中心、技術市場、生產力促進中心等中介機構多為政府下屬機構,覆蓋面小,服務意識較弱,社會中介服務機構能力弱,必然導致我國專利擁有方難以找到市場,需求方難以找到所需要的專利技術。另外,我國專利轉移轉化和產業化的協同機制還沒有形成。如國家火炬計劃、成果產業化專項資金投入規模小,遠不能滿足專利產業化的需要,只是蜻蜓點水;風險投資資本回收與擔保機制沒有建立起來,專利技術創業的風險很大;知識產權質押貸款與商業銀行有機連接機制沒有建立起來,銀行風險無法化解;創新和知識產權保險機制沒有建立起來,保險公司還沒有開展對以專利知識產權為主體的創新保險業務。 

4.專利產業化法律政策體系不完善。


縱觀我國知識產權法律的規定,可以發現存在幾個問題,一是科技進步法、合同化、成果轉化法沒有突出以專利等自主知識產權為核心的技術轉移和產業化,專利產業化的法律地位較低,造成專利轉化和產業化缺乏明確具體的法律保障。二是專利法主要定位于審查、授權、保護和行政管理,對包括專利產業化在內的知識產權應用和產業化規定仍然不夠,也沒有或很少涉及到具體的財政投入、稅收優惠、政府采購和人才政策等政策工具來支持專利產業化。三是一些政策及其實施細則對促進專利產業化支持不足,一些政策和實施細則要么政策缺失,要么交叉重復,要么可操作性不足。


綜觀如上我國在專利產業化上面臨的種種問題,其核心本質就在于沒有產出適合市場需求的專利技術,一味的追求與專利本質無關的榮譽等將造成專利無法使用的現狀,很多人錯誤的將此問題歸咎于政府引導。其實政府能做的事情已經在積極修正,而真正需要發展的是發明人自身意識的提高和專利質量提升,加之類似于我司這種專業技術轉移機構才能形成運作良好的專利轉化產業鏈。
? 江苏e球彩怎么玩介绍